中国农资供销网首页
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农资供销网
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 忘记密码   
致富信息
当前位置: 致富信息 >创业宝典 > 创业不仅仅为钱,我的美国快乐“淘金” 返回首页

创业不仅仅为钱,我的美国快乐“淘金”

时间:2015-08-14 15:04:46来源:未知 作者:shiwencheng

从广告里找到机会
2003年,我从加州大学经济系毕业后,顺利进入世界经济动脉——华尔街做了一名操盘手。工作十分紧张,但由于薪酬可观,所以我对现状还算满意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2008年3月,我由于对经济形势判断失误,手下期货和部分股票在经济风暴的席卷下血本无归,不只客户损失惨重,我的信誉也赔得精光,到处找工作无果。虽然妻子艾佳并不计较,但自尊心严重受损的我还是整日无精打采。
一天早晨,失业在家百无聊赖的我随手打开报纸,我看到了一则旅游广告——“想摆脱都市丛林,体验奇妙大自然吗?欢迎来加州的吉姆城金矿。参加淘金一日游,您可以参加淘金课程,学习各种淘金技巧,了解淘金历史和各种相关小知识……”因为职业的关系,我深知现在和未来黄金的市场价值:金融危机后,在股市重挫、信贷紧缩、房屋被收回、失业率以及燃料费用高涨的同时,金价却不断攀升,目前差不多已经涨到接近每盎司1000美元,这是二十多年最高的价位,而且在目前甚不明朗的经济形势下,黄金价格可能还会进一步上涨!
我当即作出了一个重要决定,去内华达州淘金!艾佳吓了一跳:“你是不是发烧了?这种广告只是骗人,你还真相信了?淘金是赌运气,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功,更多人反倒欠了一屁股债!”看着我一脸的不为所动,艾佳叹了口气。第二天,她找来了朋友罗杰一再苦劝,可仍然不能改变我既定的目标。最终,在2008年10月,我和妻子一起来到位于内华达山麓史坦尼斯劳斯河南支流一带,西南距旧金山200公里左右(www.cn08.net),这里正是1848年——1855年第一次加州淘金热的主战场。
我们属于小本经营,所以先申请划定一处地权。简单来说,划定地权就是在公有地上用木桩或石块划出一片上地,土地面积约为465乘186米,然后向郡政府和土地管理局登记。每块地的首次登记费用为180美元,续期每年只需付10。5美元。
不过合法采金也不一定得划定地权。在去土地管理局登记的时候,我们认识了杰克逊夫妇,由于志同道合,聊得投机,两家很快成了朋友。他们介绍我们参加“失落的荷兰人采矿俱乐部”。这个俱乐部在盛产黄金的加州、奥勒岗州、佐治亚州、密歇根州等,共有10块私人土地,可供会员掘金,终身会费是3600美元。
手工淘金主要用鹤嘴锄、铲子、淘金盘、流槽、金属采测器等一些简单工具,首先用它们搜寻河床和岩石中的泥沙,再接着对泥沙进行淘洗、捞泥和滤洗。
筛选黄金的方式一般有两种,一种是淘洗法,指把泥土筛入塑胶圆盘里,反复用水淘洗,慢慢把较轻的沉积物倒去。黄金的密度比沙石大,重量比水重19倍。因此,其他沉积物会被洗掉,黄金则留在盘底。另外一种是捞泥法,指利用漂浮的真空管,把河床沉积物吸上来,然后用流槽冲洗,留下黄金。其实滤洗法和捞泥法大同小异,淘金的最重要一步还是寻找可能存在黄金的泥土,比如说搜寻缝隙,就要在河床的小缝隙里寻找可能卡住的金粒;有时候还必须戴上护目镜,脸朝下浮潜水中,轻轻把沙石过筛,寻找较大的金块。
刚开始淘金时,我们的心情就如同在拿着彩票对奖,心情紧张又激动。艾佳小心翼翼地用手抓起沙石,一把一把放进我的淘金盘里。我开始淘洗,谨慎得犹如牧师为孩子在河中施洗礼。淘金盘不断出入水中,当沙子几乎全被冲去时,便显露出传说中的“金色”——它们称之为“微粒”(含金砂砾中所发现的黄金微粒)。
第一次淘到黄金的复杂心情很难形容,但是这种感觉一旦经历,就没有人会忘记。虽然金砂数量极微,但是成就感带来的喜悦足以让我们忘掉一切经历的辛苦。那一刻,我与艾佳抱在一起狂喜地跳跃起来,恨不能将这些金粒带到奥斯卡的颁奖晚会去炫耀。
付出不一定有回报
前期淘金的运气还不错,短短一个星期我们就收获了大概2盎司的黄金,可以兑换4000多美元,相当于纽约市普通家庭的一月生活费了,这更坚定了我们淘金的立场与决心。为了能得到更多的收获,我们决定加大投资。为了尽快获取资金,我低价处理了股票,提取了存款,购买了大型淘金机械。
大型挖掘机必不可少,它巨大的臂力能将重石移走,从而能找到更多混有金粒的泥沙,接着我们把泥沙提取到“摇床”上,即一台底部能不停水平震动的水箱,就能在精矿收集槽中得到含金粒比例很高的精矿砂。在通过人工的“洗砂”和挑拣,得到真正的金粒。
在经过初期的兴奋之后,淘金生活对于我和艾佳这种很少做重体力活的人来说,显得越来越艰辛。我们的房子只是一个大帐篷,吃饭喝水都靠一台简易炉,烟火熏得艾佳娇嫩的皮肤一块黑一块白。偶尔需要买生活用品和食品,则需要开两个多小时的车,才能到最近的小镇。从灯红酒绿、繁华时尚的纽约一下子来到这个与世隔绝、信息不通的“穷山恶水”之地,我们开始越来越不适应了。
一段时间后,金子的踪迹越来越难寻觅。我决定加大开采力度,用挖掘机直接挖出河床上的泥沙进行淘洗,可即使这样所得也非常之少,远远不够油钱。其他淘金者口中所说的“拾金”(即用两根手指即可拾起的金粒),我更是从未碰到过。
屋漏偏逢连夜雨,一天早上,我和艾佳驾车去附近的小镇采购食品,下午回来时却发现挖掘机被贴了封条,挡风玻璃上是一张粉红色的处罚单,金额足有10000美元之巨!理由是淘金对周围环境有破坏作用,挖掘机深入河底会影响水中生物的生存环境,为此州长前不久签署了法案禁止通过机械深入挖掘来淘金的办法,一旦行为过分被举报后,会得到较重的处罚。
不知道是谁告的密,我拿着处罚单半晌说不出话来。我想不到,自己投入血本的“淘金”生涯,居然会有这么多波折,这条“不归路”居然真的没有“回头路”!
真“金”妙然偶得之
内达华州涌入的淘金者越来越多,他们来得快去得也快,往往不到一周便离开了。2009年3月,杰克逊夫妇突然出现在我们的帐篷外,他们是来道别的:“靠淘金为生根本就不可能!”杰克逊脸上满是上当后的愤怒。
为了重拾信心,妻子说服我一起参观周围几户比较成功的淘金者。我发现,他们的工具都大同小异,然而不同的是他们非常享受淘金过程,无论能否淘到金子,都能乐在其中。其中有一对退休夫妇鲍伯·海拉汉和太太碧依最令人印象深刻,尽管他们淘的金不是最多的,但他们却是最开心的。这对70多岁的夫妇2008年离开圣塔莫尼卡市,前来寻找宁静的新生活顺便寻金。他们平时住在一间小拖车里,营地没有水电供应,他们就用太阳能板发电,到附近的兰斯堡取水,付20美元请人每月收一次垃圾。他们每天用四轮传动车载着设备,开一小段路到挖掘地点,花几小时寻金。
“我们厌倦了都市生活。”碧依说,“我在圣塔莫尼卡做了35年的服务生,只是那个地方变了,噪音很厉害,生活花费很高,加上现在经济又这么差,所以来到了这里 。”在圣塔莫尼卡,夫妻俩合起来只领到每月135美元的政府津贴,连房租都不够。现在,他们一边淘金一边享受户外生活:“我们至今大约找到2000美元的黄金,每天只工作几小时。2000美元听来不多,但我们不用付房租和水电费,有了这笔钱,就很不错了。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快乐。”鲍伯快乐地朝我们笑着。
在回帐篷的路上,妻子突然要求我下车,她指着如蓝宝石一般闪烁着点点银光的太浩湖:“我们所需要的一切,这里都有。每天听到的是鸟鸣和流水声,山泉是我们的水源……这里的生活天天不一样,我愿意一辈子生活在这里。”在这里,我们能和爱的人天天在一起,不用时时刻刻担心自己出错,根本没人在意你穿得是阿玛尼还是普拉达,有什么不开心的呢?对于这一点,妻子比我要聪明得多。
淘金确实要靠运气,但更多的要靠勤奋与坚持。随着对淘金技术的熟练,我们的成绩也渐趋稳定,最好的一个月,我们淘到了7盎司的金粒。淘金生活不是只有“淘金”而已,我和艾佳常不时地去登山或者钓鱼。虽然物质生活并不富足,但这里的生活的确很快乐。
光阴似箭,转眼我和艾佳在这里呆了两年多。同为操盘手的好友罗杰早就打包票说我不能坚持一个月,我却有声有色,越活越快乐。2011年9月,他好奇地带着儿子乔伊一起过来玩。当我们一起在我围起的篱笆院子里,伴着温暖的夕阳和鸟语用餐时,他忍不住感叹道:“这副场景不正是我为退休后设计的么?你们却天天都在享受!”
2012年8月的一个上午,我与艾佳正在淘金,几个打扮入时的年轻人突然走了过来,他们只是来体验一下淘金生活,并不想通过这个发财。他们看能不能租一些淘金的工具,我想起杰克逊夫妇走时留下了所有工具,反正也是闲置,倒不如物尽其用。几个年轻人在这里淘了两三天坚持不下去了,但是他们都感到非常有趣,建议我开一个淘金俱乐部,专业给业余淘金者提供工具还有住处。
我笑了笑,没有同意他们的建议。因为我知道我现在并不想当一个功利的商人。虽然刚开始来这里是为了脱贫致富,但我们现在是享受生活。世界上大多数人都像我以前一样,忙忙碌碌地为钱奔波,目的仅仅是为了退休后能够晒着太阳捧着一杯咖啡看报纸。也许我和艾佳对以后的生活缺乏规划,也许我们穿着不够豪华,然而我们却正在享受很多人为之奋斗终生才能得到的生活。这才是真正的金子——人生之金,我们无意间淘到了。 

友情链接(按推荐调取)